首頁 > 話題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島出品《鐵道英雄》即將公映,劉德華獻唱片尾主題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島出品《鐵道英雄》即將公映 劉德華獻唱片尾主題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演楊楓:你不知道的鐵道英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《鐵道英雄》是一段根植于嚴肅考證、史實資料之上的傳奇故事,與影片故事情節相關的當年隊伍的真實稱呼是“八路軍115師魯南鐵道大隊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影片塑造了抗日鐵路工人的英雄群像,嚴格考證了當年的火車構造、工人的生活狀態,把發生在山東小城的抗日故事拍得緊張、凌厲,火花四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導演楊楓稱,劇組1:1建造了100多米的火車,租賃了中國鐵煤蒸汽機車博物館多個類型的火車進行修復,布料和勞工服來自博物館陳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鐵道英雄》劇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路軍115師魯南鐵道大隊——一個被導演楊楓重新打撈、精心打磨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19日,由華誼兄弟電影(青島)有限公司等出品,中共山東省委宣傳部、中共青島市委宣傳部聯合攝制的電影《鐵道英雄》即將公映,保留了鐵道大隊刺殺日寇、劫取物資、助力抗日大業的故事,以鐵道棚戶區、火車站、機修車間和貨場為背景,突出鐵道大隊的工人背景、還原歷史,甚至花重金1:1復原了日寇滿鐵軍火火車,而片中工段長老洪(張涵予飾)、調度員老王(范偉飾)的角色更是從數百位鐵道大隊隊員身上凝結、提煉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演楊楓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,《鐵道英雄》是一部尊重史實的電影,“我們正視我們的歷史,了解我們的歷史,認真品味,才深知今天的幸福來之不易。鐵道大隊身上不畏生死的DNA,是一直存在于我們中國人身上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鐵道英雄》拍攝現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處處有來歷,細節有考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鐵道英雄》對于楊楓來說,是一段根植于嚴肅考證、史實資料之上的傳奇故事。1940-1945年間,日寇沿著津浦鐵路進犯山東,以老洪、老王為代表的鐵路工人、礦工組成鐵道大隊,搜集情報、刺殺敵寇、劫取軍用物資,打擊了日寇的氣焰。與影片故事情節相關的當年隊伍的真實稱呼是“八路軍115師魯南鐵道大隊”。從2016年開始,楊楓團隊查閱了黨史、史志,廣邀津浦鐵路專家座談,并走訪鐵道英雄后人,為了還原抗日戰爭年代的火車,楊楓還特意到中國鐵煤蒸汽機車博物館考察。“津浦鐵路由清政府向德國、英國借錢建設,由于清政府的借款沒有還上,后來鐵路交給德國、英國經營。影片中張涵予、范偉的服裝完全根據當時留下來的歷史資料還原,張涵予的大衣是德國樣式,皮鞋是英國款式,都是修鐵路的時候中國工人穿的。劇中工人的大棉褲、毛衣都是一戰時期的織法。”楊楓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寇占領津浦鐵路后,德、英勢力退出。“通過這條鐵路,日寇將掠奪的煤炭等物資途經連云港運往日本,同時卸下槍炮兵員和軍用物資。”誕生于棗莊臨城的鐵道大隊,也成為一支瓦解日軍圖謀的堅強力量。楊楓認為,《鐵道英雄》是第一部聚焦津浦鐵路、聚焦侵華日軍占領鐵路線的電影,“之前的電影沒有做過史料普及,我們購買了大量國外電影膠片,包括德國、英國關于津浦鐵路施工的16毫米膠片影像紀錄,還有日軍侵占連云港的影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楓介紹,電影里“老洪”“老王”的形象,是主創團隊從幾百個鐵道隊員里梳理出來、化身而成,“工段長老洪早年跟德國人學過手藝,他不識字,卻能看懂圖紙。也有當年隊員的后人回憶,他的父輩好喝酒、懂日語,常年跟日本人接觸,所以能夠為鐵道大隊戰士們提供情報,準確得知日本火車里裝了什么物資、經過哪些地方,鐵道大隊就在減速路段劫取日軍軍用物資、糧草藥品,支援山里的115師戰士,同時盡力阻止敵人掠奪中國物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演楊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本為演員量身定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楊楓的構思,《鐵道英雄》在劇本創作時就鎖定了張涵予、范偉兩位主演,“我對他們倆的表演風格和語言習慣都很了解。張涵予扮演老練沉穩的火車站機務段工段長,天天帶工人修火車。范偉是調度員,一個老光棍,喜歡喝二兩酒,天天像醉貓,和氣圓滑,最容易接近情報。他和張涵予一軟一硬,人設差別非常明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涵予在接受采訪時也表示,《鐵道英雄》與眾不同的地方在于,它是一部“真正的工人武裝起來抗日的電影”,同時帶著諜戰、隱蔽戰線和敵人斗智斗勇的感覺。“電影講述工人在鐵道上武裝抗日,我跟導演溝通的時候就說,‘火車是主角、鐵道是主角,我覺得故事一定要緊密圍繞著火車和鐵道,把這個故事展開。’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范偉對這部片子用情頗深。他找了一個棗莊人把臺詞錄了一邊,天天用棗莊話練習,片中“老王”唱的小調也是魯南拉魂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如主創們的設想,《鐵道英雄》突出了工業重鎮的年代氣氛,四處都是噴著黑煙的火車。電影里出現了七八種不同類型的火車,導演還復原了滿鐵株式會社的日軍專列,“這種火車帶著金色五星,是運送軍火的滿鐵,我們1:1建造了100多米的火車,內部架構和長度尺寸都是1:1還原。”導演楊楓說,影片租賃了中國鐵煤蒸汽機車博物館多個類型的火車進行修復,“英國、德國、日本的火車都有,為了拍攝(冰雪場景)我們跑到了漠河,哪個地方合適,我們就在哪里拍。”最終呈現的景象也達到了導演期望,“這是一個鋼鐵小鎮的輪廓,機修車間里一車間人在修火車,連工具都是文物,洋貨、洋胰子(肥皂)、洋服都是那個時候的,布料和勞工服也來自博物館陳列,皮膚質感、陽光暴曬的色斑、冰天雪地的凍傷,指甲里的黑泥,都是真實的。真實才有代入感,我們盡量做到了極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鐵道英雄》的動作戲里,“劫火車”無疑是一個劇情高潮。楊楓表示:“我們設計了很多動作與道具,比如飛虎爪、怎么樣躥上火車、在奔馳的列車上如何行走、進去之后我們如何完成任務、怎么安置炸藥、怎么搶物資等。從情節上來說,要讓人看出這群人是常年在鐵路沿線扒火車、以鐵路為生的人,是一群經驗豐富的老手。”楊楓經過實際考證,還原了當年鐵道英雄們的工具“飛虎抓”,“飛虎抓有兩種,一種手持的,一種帶繩索的。行駛中的火車車廂是無法攀爬的,所有門都被鉛封封上,怎么鑿開車門,怎么落腳,都要靠繩索飛虎抓。這兩種飛虎抓在棗莊和濟南博物館里能看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視歷史,還原英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何還原鐵道大隊的英雄氣概,《鐵道英雄》有它自己的“性格”。楊楓坦言,“真正的鐵道隊員雖然孔武有力、行動迅捷,但在戰術、打法上處于下風。日寇裝備精良,天天練習刺刀、搏擊術和殺人術,我們的鐵道工人對陣這些殺人機器時除了一身力氣還有什么?必須斗智斗勇。鐵道隊的暗殺武器是剪子骨,剪子骨是火車站用來劃開麻袋大包的東西。還有他們用的道釘,是鐵路上釘木頭的用具。沒有槍炮,他們只能這么干革命。”《鐵道英雄》的故事風格凌厲殘酷,也符合楊楓對戰爭的理解,“鐵道大隊最后的勝利是以命相搏換來的,戰爭是殘酷的,沒有那么樂觀美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鐵道英雄》上映之前,劉德華獻唱了片尾主題曲《又彈起心愛的土琵琶》,“一首歌,多悠長,傳幾代心膛,回聲里,遙相望,英雄好兒郎”,歌詞帶著山東兒郎的熱血情懷,這首MV也迅速成為視頻平臺爆款?!队謴椘鹦膼鄣耐僚谩酚赏蹂P亮改編作曲,楊楓表示,“劉德華的聲線很好,他給我們帶來一個全新的詮釋和新鮮感。這首歌的歌詞是現代和過去的對話和碰撞,致敬遠去的聲音和情愫,向歲月致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青島立項的重點電影,《鐵道英雄》也是11月備受影迷關注的國產片力作。楊楓表示,“每個導演有他對戰爭的解讀,我希望我的解讀能讓更多人認同。這里面有太多橋段,沒有刻意拔高,而是平實、冷靜、克制,避免情緒渲染。”從2016年起,楊楓用5年時間打造了這部血火激情之作,“我們知道了歷史的慘烈,知道了英雄們的不容易,對人性進行了深刻刻畫,而最重要的是觀眾自己心里對鐵道英雄、對時代、對戰爭有自己的理解。”(青島日報/觀海新聞首席記者  米荊玉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譚凱:“亓魯”寄托山東大漢本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可謂青島籍演員譚凱的爆發之年。年度熱門劇集《掃黑風暴》里他飾演的“董區長”貢獻了多個名場面,主演的周梅森編劇作品《大博弈》于10月份在青島殺青,參演的《鐵道英雄》也即將作為11月的重點電影上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譚凱在《鐵道英雄》里飾演“魯南鐵道大隊”隊員亓魯,作為隊長“老洪”的得力助手,亓魯跟弟弟亓順(魏晨飾)都是技術工人出身,哥哥勇猛善戰,弟弟槍技精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接受采訪時譚凱透露,亓魯在片中是一個“沉默寡言又果敢勇猛”的角色,“我賦予了角色獅子的氣質,獅子就是典型的‘人狠話不多’,面無表情,但是眼睛里透出一種殺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雄群像,獅子氣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之前與導演楊楓合作過電影《紅塵1945》,譚凱對導演凌厲的畫面風格、精細的史料考證都頗為熟悉。“我跟導演可以說是知己,對電影的見解很有共鳴,每天都會溝通。”楊楓根據魯南鐵道大隊的英雄事跡重新創作了《鐵道英雄》劇本,第一時間找到了譚凱加盟,“我對這個劇本也情有獨鐘,本身我就喜歡傳奇性的英雄電影,《鐵道英雄》像《加里森敢死隊》——六七個人在德占區解救人質,角色個性各異,而且是群戲。”楊楓在片中特意為譚凱創作了角色“亓魯”,“角色中,有智勇雙全的隊長張涵予,年輕富有朝氣的魏晨,也有沉穩縝密的俞灝明,我演的亓魯沉默寡言又果敢勇猛,表面身份是個打鐵修零件的鍛造工,這是我沒有演過的角色,類似《水滸》里的李逵、《三國》里的張飛,跟我反差很大,我也好奇能演成什么樣子。”“亓魯”諧音齊魯,這個角色身上寄托著山東大漢的本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演楊楓介紹,《鐵道英雄》各位主演里譚凱每天的化妝時間最長,需要兩三個小時,因為“亓魯”是一個絡腮胡大漢。譚凱進組時,上一個戲剛殺青,要留大胡子需要花費半個月時間,因而需要粘一個假胡子,“我要一個特別逼真的假胡子,千萬不能是那種看上去很假的、干干凈凈的大胡子,我希望是偏點灰白,甚至帶點卷的胡子。我的頭發又黑又亮,跟胡子不是一種質感,所以又要給我一個假頭套,這樣頭發跟胡子是一個整體。我們的化妝師特別棒,每天要粘胡子粘頭套,而且短發頭套難度更大,要做臟做舊,做出肌理和斑點,最終‘亓魯’的形象幾乎看不出是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精細的功夫,為的是內外塑造角色,譚凱表示,“人物需要從外往內找,先從外形上建立起人物自信,然后內在找人物性格,我習慣給角色找一點動物性。有人好動活潑,身上有‘猴子氣’;有人陰冷,比較狠,有‘狼氣’;有人善良憨厚,牛馬一樣的個性。我給亓魯找了獅子的氣質,獅子喘息幅度很大,呼吸很重,帶著體量的壓迫感。我讓亓魯說話帶著喘息,對待日寇時特別勇猛,不帶一絲一毫的憐憫;對待兄弟時又像大哥一樣飽含感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入戲,真動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部致敬抗日英雄的電影,《鐵道英雄》匯聚了一群演技精湛的實力派。“老洪”張涵予智勇雙全,“老王”范偉練達堅韌,俞灝明、魏晨、周也的角色也各有特性。譚凱表示,“演員最大的幸福,就是和一群專業的演員朋友合作,這是人生一大快事,就像是搭建木屋,三四個搭檔都是好朋友,再苦再累你都覺很開心。”片中他與張涵予有大量的對手戲,兩人早在2004年就有過合作,配合默契,“張涵予已經在電影領域取得這么高的成就,但是人依然本色、友善、幽默,極其寬容也非常照顧晚輩,真是一個好大哥。”譚凱透露,張涵予片中常冒出金句,即興表演尤其精彩,期待影迷在銀幕上發掘他不同于以往的表演火花。兩人在片中戰斗戲里有一場突圍的戲份,也是劇情最動人的一幕,“那場戲我們真的很動情,真的入戲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譚凱看來,《鐵道英雄》的結構有點像西部片:一個小鎮,很封閉的地方,正邪兩幫人交鋒,這部電影不止是硬派動作片,更是英雄主義的精品。“電影是復雜的,不是一兩個字能概括的?!惰F道英雄》是一部英雄主義電影,動作是它的一部分,觀眾不止是看動作、看戰斗場面,真正打動影迷的是情,兄弟情、戰友情、對國家民族的大愛,對敵人的恨。”譚凱表示,站在觀眾角度來看,《鐵道英雄》應該是一部男性荷爾蒙爆棚的英雄主義電影,通過這部電影,向這些在民族危難之際慷慨付出、舍生取義的勇士們致敬。(青島日報/觀海新聞首席記者  米荊玉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王逸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微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流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難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羨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憤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流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先锋avav电影网_先锋av电影网_先锋AV色色网